周末回忆 | 长飞往事

来源: 本站 发布时间: 2018-06-02 点击次数: 3000

昨天上午由上海来到武汉,应邀出席武汉长飞三十年庆活动。张智华陪同我参加全过程,智华陪我报到时,获悉为武汉长飞长期服务并做出重要贡献的我院老同志黄以庄夫妇也应邀出席庆祝活动,这时我想如果一直呕心沥血分管长飞的冯孝康院长也能来参加这个活动,该有很好。但仔细想想,30年来,长飞已换多任,此次庆典,我院名额已经不少,应当非常满意了,回去把长飞的发展与孝康及所有到过长飞的十一院的很多同志们共享吧。

1.jpg

2.jpg

3.jpg

在庆典系列活动中,见到了长飞几届前任的老领导与老朋友,我们曾经一起共同参与了初创时期的建设,有的还一起出过国,这次久别重逢,备感亲切,不停的互致问候,询问大家的近况。

4.jpg

赵振元与吴基传部长亲切合影

5.jpg

赵振元与庄丹总裁传亲切合影

6.jpg赵振元、黄以庄与长飞总经理尤启伟亲切合影

7.jpg

赵振元、黄以庄与长飞总经理副总经理乔秉仁亲切合影

8.jpg

赵振元与吴志强亲切合影

9.jpg

赵振元、张智华与黄以庄、蒋云琴夫妇亲切合影

10.jpg

赵振元、黄以庄与刘爱斌、喻建武

吴志强、张树强亲切合影

11.jpg

赵振元与长飞副总张穆亲切合影

12.jpg

赵振元在长飞光纤光缆股份有限公司外留影

印象最深的还是30日上午的正式庆祝会。大会向为当年作出正确重大决策的吴基传老部长致崇高敬意,向为项目作出很大努力的武汉市原市长赵宝江致意、向拉出中国第一根光纤的“中国光纤之父”赵梓森院士致意,向长飞的历任领导、股东、国际友人致意。吴部长、赵院士、赵市长、长飞马杰董事长、庄丹总裁都发表了动情的讲话,给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特别是吴部长的讲话,风采不减当年,讲话鼓舞人心。

13.jpg

14.jpg

15.jpg

16.jpg

17.jpg

长飞三十年庆典晚会

长飞已从30年前(1988年5月)成立的合资企业,现在成长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光纤通讯集团,是全球唯一同时掌握PVCD、OVD和VAD三种预制棒制备技术的企业。2017年,长飞的营收超过100亿,利润超过12亿,2014年在香港上市,最近又被中国证监会批准同时在A股上市,成为最具价值投资的上市公司。而在未来全球发展布局中,长飞有更大的全球布局设想,在一带一路建设中,长飞还有更大的发展空间。自从”光纤之父”香港大学校长高锟在1966年首先提出光纤通讯理论后,光纤通讯迅速发展,很快成为现代通讯的主要形式,而他本人也因此荣获200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成为华人与港人的骄傲。在信息化 、网络化的现代,光纤通讯的作用与地位无法取代。

18.jpg

19.jpg

长飞新总部大楼模型

在欢庆的日子里,我的思绪回到1988年5月底的一天,那时我在院办公室任院办副主任,收到一封公函,我拆开一看是来自武汉的一封关于邀请参加武汉长飞工程设计的招标邀请函,我马上交给了院领导,院里马上组织强有力的投标组去武汉,在激烈的竞争中,业主在诸多纠结中,最终选择了我们,从而开启了我们为长飞服务30年的历史,开启了与长飞共同一起成长30年的征程,我们从此成为国内光纤工程的设计领军,一直保持到现在。

长飞合资公司成立于1988年5月,80年代末期,我国的通讯事业还很十分落后,长飞合资公司当初的股东为原邮电部、荷兰飞利浦与武汉市人民政府共同出资,技术上主要依靠飞利浦。那时,飞利浦的光纤通讯技术是世界领先,飞利浦也是如日中天,有了飞利浦作靠山,无论是品牌、技术与渠道,都有可靠保障,而中国庞大的市场,注定项目的成功率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20.jpg

21.jpg

1988年,冯孝康副院长签署长飞合同

我们中标长飞中方设计,大约是1988年的6月间,那时院总部正准备迁入成都,总部机构也进行了由专业改为综合处,长飞的设计由四处担任。在长飞的第一期工程中,中方设计实际上是转换与深化,而概念设计与初步设计都是由当时的飞利浦公司设计部(AIB)完成的,因为工艺技术与关键设备都是有飞利浦提供的,而中方没有这方面的工艺、技术与设备,中外设计只有这样合作,才能满足以后生产与建造的需要。当时,长飞中外联合设计开创了国内中外设计的一个完整的先河,对适应当时大规模的合资潮、引进潮,都有意义。

一个特殊的决定,让我与长飞结下不解之缘。        

在1989年初,那时总部已搬入成都,而我已留在了绵阳分院,任副院长(主持工作),为了推动项目,长飞组成由各方人士组成的中国光纤访问团,访问飞利浦总部一荷兰爱因霍温,这是一个发达、现代而美丽的城市,代表团中有我们设计院的不少同志,当时孝康副院长在分管,设计由他带队,而邓院长、孝康副院长考虑到干部培养与项目管理的需要,让我随团考察,这样我就直接介入了长飞项目。

22.jpg

23.jpg

24.jpg

25.jpg

1989年时任副院长冯孝康同志带队方位荷兰爱因霍温

爱因霍温,是荷兰的第四大工业城市,也是欧洲四大科技城之一。这是我第一次出国访问,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西方世界是如此发达,城市是如此美丽,人们是如此富裕,人员素质是如此良好,大坝是如此壮观,科技与工业是如此发达,与当时的我们相比,差距很大,而与AIB的合作中,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

26.jpg

27.jpg

1989年在爱因霍温进行长飞设计联络

28.jpg

28.jpg

29.jpg

30.jpg

31.jpg

32.jpg

33.jpg34.jpg

35.jpg

36.jpg

37.jpg

荷兰之行,是难忘之行,是快乐之行,是开阔视野之行,是进步之行。

回来后,我仍然回到绵阳分院主持工作。不久,约在1990年7月~10月,在长飞施工的重要阶段,我以工地方总监的身份去接任长飞现场负责人,在武汉,在长飞一期现场度过了我人生一段快乐而美好、也是艰难的时光。

快乐而美好,因为长飞工地工作单纯,一切很新鲜,不像绵阳分院的工作繁杂,重复;同时,武汉是个大城市,美丽的东湖在旁边,还有华中理工大学,武汉大学,我们就住在华中理工大学三号楼招待所,大学的氛围非常好,也是久违了。晚上与周末不值班时,我们会到武汉市各处走走,自在而快乐。虽然那个时候我们还不富有,工地上也没有车,不像现在神气,应有俱有,但每天骑半小时自行车来往于我们的驻地华中理工大学与长飞工地,也很快乐,田园风光,另一番感受。

38.jpg

39.jpg

40.jpg

艰难的时光,是指当时施工与采购正值关键期,中外双方初次合作,分岐很大,涉及汇率、质量、变更、赔偿等一系列敏感问题,矛盾尖锐,冲突严重,我作为中方设计与施工管理的全权代表责任重大。而我对前面情况不了解,而此时又得代表院与各方(有时我一人,还有翻译,要面对6~7个外国人)进行艰难谈判,边谈,边翻资料,边找法律、法规等补课,每次都是根据情况,准备与补课。这3个多月,在谈判中对中外设计的认识,对中外设计的谈判与艺术有了深刻感悟,一下子长大了,成熟了,我总结长飞那一段谈判而发表的一系列论文,在国内外刊物公开发表,后来结集出版,书名为《中外设计的竞争策略》。

41.jpg

三个多月里,我既谈判,又要推动工地,我以合作与沉着的态度,维护院的利益,同时积极解决问题;处理好各方面的关系,努力缓解各方面矛盾,各方关系趋于和谐。一向严厉的外方总监列文向冯副院长(时任)致函,要求让我多留一段,后来院里考虑绵阳分院更需要我,就没有同意他的要求。

42.jpg

邓守廉院长在武汉长飞工地与赵振元、张宗载同志合影

三个多月里,我所有重大问题都直接向冯副院长汇报,得到他的全力支持。而邓院长从北京回成都,专门绕道武汉来看我,看望同志们。工地工作组的同志们给我全力支持,这都支持我度过这个艰难的时光。

以后,我作为总院副院长来长飞谈判了二期工程的总包,而作为院长时,则长飞的每一期我都关注,多次来长飞,现在武汉分院与长飞关系很密切,近几年已经逐渐远离了长飞,但仍然密切关注长飞的一切,祝长飞越来越好。

43.jpg

1996年9月冯孝康副院长参加武汉长飞二期工程验收典礼

44.jpg

1996年9月冯孝康副院长等在长飞工地

长飞的成功,是伴随着祖国改革开放的步伐而成长的,没有小平同志改革开放的政策,没有中央的决策,没有吴部长等领导的眼光与魄力,不可能有今天的长飞。

长飞的成功,得感谢飞利浦公司,能在那个年代向我们提供如此先进的技术,要克服来自西方的很大压力,非常不容易。

45.jpg

46.jpg

长飞系列项目之第6期工程获得2003年全国第十届优秀工程设计金奖

长飞的成功,是中央与地方合作的成果,是所有股东方、历任领导、全体干部员工、协作单位、参建单位共同努力的结果。

长飞的情结,是十一科技挥之不去的情结,是十一科技成长的摇篮,是十一科技腾飞的前夜。十一科技很多领导与干部都经历长飞项目的锻炼,都对长飞怀有深厚的感情,都有一种特殊的长飞情结。

对我而言,长飞是我人生经历的重要锻炼台阶,是我成长为今天的宝贵财富,而与在长飞共事过的那些战友、同伴仍然在我美好的记忆中,长飞的难忘岁月无法复制,但却在我心中永恒。

47.jpg

48.jpg

49.jpg

50.jpg

长飞印尼工厂以及长飞潜江、信越、飞凌化工

(感谢孝康院长、黄以庄大师、张智华同志与院史馆对本文提供的部分照片,感谢孝康同志对本文的细心斧正,感谢朱丹同志的编排。)